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武纪 > 第65章 一枝破万法

第65章 一枝破万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卷:神藏剑坟

    …………

    火龙袍道人正是灵隐剑宗无欲峰的峰主,道号藏真。

    “藏真兄,说哪儿话呢?我们灞城三宗,同气连枝。现今天下修士大能都在赶往剑坟,想觊觎贵宗的绝世剑藏,我七绝剑宗岂能坐视不理?”孤白松一脸的皮笑肉不笑。

    火龙袍道人没有任何的涵养,直接破口开骂:“你个妖道,当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别以为我不知道,谣言从谁口中传出!”

    白婉儿,秦风一行人在镇上,仰头而望,静待着这一场大战。不断有修士云集而来观战。他们大都不属灞城的剑宗。南诏帝国十万里,有无尽的剑宗仙门。剑坟中有惊世剑藏,已是惊动了整个南诏帝国。

    “那是不是南蛮教?”有人指着东方的天空云层。云层中有一队人马,蛮兽曳车。每一个修士都体壮如蛮牛,奇妆异服,但浑身精气缭绕如龙,极是雄壮。

    “好像太玄宗也来了!”更远处的天边,隐隐出没着一队人马,踏云浮风,个个仙人风骨。

    秦风见识不多,但摩铁手却暗自惊心。南蛮教,太玄宗这些宗派,个个都极其不凡。看来剑坟必有一番腥风血雨了。

    孤白松道:“一年前,贵宗的乌鸣道长,从我手中抢走秦风。一年后,他以无上剑道重伤我门下的大弟子,并且自承他从剑坟中获得了一部惊世剑藏。此事有我门下数十弟子作证,千真万确,并非谣言。本来我们同气连枝,贵宗弟子大展雄风,乃是灞城之福。但是……”

    火龙袍道人打断了他的话:“放你娘的臭屁,我灵隐剑宗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做秦风的弟子。你让这个秦风出来对质,让老子我看看他到底学到了什么剑道。没本事叫他出来,就给我滚回七绝剑宗去!”

    孤白松脸色渐渐变了,指着四方的天空:“藏真,你到现在还以为,这只是你一派之事吗?天下大修转眼即至,灵隐剑宗将面临覆顶之灾!”

    火龙袍道人剑指一引,背上飞出一口断剑,长三尺,奇阔无比,有凛凛的孤杀之气从那断口处喷薄而出。

    “灵剑剑宗敬告诸位,剑坟乃是我派千年前的一位祖宗长眠之地,更无任何剑藏仙宝,也不容任何人前来打扰。我灵隐剑宗虽然势单力薄,但为祖宗基业,也必誓死周旋!”火龙袍道人鼓气长呼,啸声在天穹滚滚传远。

    不多时,那些云层外若隐若现的宗门修士,都纷纷隐没,不知去向。孤白松笑道:“藏真,你威风不减当年,可喜可贺啊。不过我七绝剑宗既是灞城的盟主,辖地内生隐患,老道也是奉大宗主之命,前来查探。若是剑坟当真无恙,我自然会退走。”

    火龙袍道人头顶猛然冲起一道血气,澎湃如龙,那断剑化成一座断裂的山崖,被他御指一挥,遥遥掷来。山崖百丈,形如断剑,崖上更是古木森森,流泉如瀑,极尽壮丽。

    断崖微颤,一化为三,朝孤白松头顶压落。

    孤白松伸出一只大手,迎风幻化,黑如渊海,将那三座断崖凭空托住了。

    两人一相较,便使出了最厉害的绝学。三座山崖和一只黑手在天空中相持。

    孤白松空出的左手,暴涨出五缕真气,形如黄金龙气,蜿蜒而上,将那天空中的断剑所化成的山崖紧紧缠住,如古藤缠绕,不断蔓延!龙形真气猛力一绞,那断剑所化的山崖竟开剧烈晃动,嘎崩巨响,现出一缕缕的裂纹来。

    火龙袍道人五指一挥,同时掷出五道剑符,皆是赤红如血,上面真气密布如龙蛇疾走,飞贴在那断崖上。本欲崩裂的山崖随即被定住,更有万道剑气交织如雨,朝孤白松射下!

    孤白松也同时掷出四道剑符,有如火焰一般,飞掷于空中,剑光照天,与射下的剑气激撞在一起。余波所及,古木摧折,大地沟壑自生,连天空中的飞云也为剑气所绞,聚了又散。

    当天空中九道剑符同时湮没后,两人同时以单手捏出法印,五指如剑,如挑或戮,隔空御使剑诀。天空中仿佛有无形的剑光在相互交割击刺,甚至隐隐可闻那清脆的剑鸣声!

    秦风仰望着天空中的战场。两位长老级高手,一招一式,一剑一气,在他眼中纤毫毕现。他们虽然比不上白婉儿和摩铁手这样的绝顶高手,但战力之强也远胜于自己。

    两人在天空中战了半个时辰,竟未分胜负!

    摩铁手见两人难分胜负,看得索然无味,竟仰天打了一个哈欠,露出一口黑色的牙。白婉儿拾起两根树枝,一根递给秦风,一根递给摩铁手,微笑道:“闲来无事,便以树枝为剑,复一下盘吧。铁手你做那孤白松,秦风你便扮演那藏真道人。”

    摩铁手道:“复什么盘,你想要哪一方赢,我即刻去收拾了另一个就好了。”

    白婉儿摇了摇头,只是微笑不语。

    两人执了树枝,相距一丈而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