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武纪 > 第64章 秘纹魔影

第64章 秘纹魔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卷:神藏剑坟

    …………

    他一遍遍地锤练着舞剑花这一个枯燥动作,直至意使臂,臂使腕,腕使掌,掌使指,纯熟无比。五百多斤重的镇魔剑在掌中翻舞如墨龙,秦风虽然转动了三道天谴之轮,神力惊人,但也只修习了一个时辰,便觉神力耗竭,呼吸难以为继。

    不要说舞剑花,便是舞动这五百多斤重的大剑也不是容易之事。秦风累得筋骨疲软,倒地不起,半晌才爬起来修炼玄武真功,以恢复元气。等他真气稍复,白婉儿便开始摧促他起来练剑,片刻不得耽搁。

    “如果你不刻苦修行,将来如何助我攻破剑坟?”白婉儿道。

    秦风虽对白婉儿有承诺,可他对剑坟着实不感兴趣。他有一个足够让自己支撑下去的理由。离开黄金海时,秦风一直在回想起锁龙渊中,那远古圣者所留下的飞天舞经文。远古圣者曾提及横渡星空之事。看来,回归地球,与妹妹团聚已不再是梦。冥冥中自有一条路可通往星空彼岸。

    可是,这条路的艰辛将超乎他的想像。他必须拾起剑来,充满斗志地走下去。

    这一夜,三月流照人间,如生玄霜。秦风独自一人正在苦苦修习剑道。那沉重如山岳的镇魔剑在他掌中飞舞,不断地朝前刺出又回旋,重复着那枯燥的动作。真气衰了又涨,有如潮起潮落,直至天边既白。

    当第一片寒霜凛凛,老鸦孤啼时,秦风一剑刺出,真气激荡,一朵碗大的剑花从剑尖无声无息的爆出!黑色气息滋滋而动,有若龙蛇游动,撕裂虚空!

    …………

    荒岭千里,晨曦初现。秦风持镇魔剑,一朵剑花一朵剑花地抖舞而出,无声无息。但每一朵剑花都仿佛蕴含着一座神岳,震得虚空不住颤抖。

    “终于舞成第一朵像样的剑花了!”秦风暗道。他连舞了二十朵黑色大剑花,神力已然耗尽,举剑的手都开始发抖。他坐下来静心休息片刻,便开始运转玄武真功,以期恢复神力。

    当玄武真功运转一周天后,青儿揉着朦胧睡眼,也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大白痴,你……昨晚上一宿没睡?”

    秦风每天被这丫头大白痴长大白痴短的叫,也已经习惯了,道:“不辛苦一点,难道要一辈子被你欺负吗?”

    青儿嗤嗤地笑:“你就是再辛苦一百倍,也照样是被青爷我欺负的命啊。来试一试你的剑道有没有长进!”挺一双玉掌上前,有神光湛然,如两座神秀山峰,朝秦风头顶直压了下来。

    秦风抬剑向天,那圆钝的镇魔剑剑尖指向青儿的双掌。青儿双掌一合,夹住了镇魔剑。

    秦风真气鼓荡,剑身往外一推!

    便如神峰崩塌,光华灭世。青儿一声尖叫,娇躯被镇魔剑给带起,直甩出数十丈外,撞上了那远处的山崖,深深嵌入大坑中,直如人形。

    秦风吃了一惊,初试镇魔,威力竟然如此强大。他神力原本与青儿不相伯仲,但有了这镇魔剑的加持,青儿竟挡不住他一剑。他慌忙飞过去查看,青儿深嵌在石崖内,只撞得每一片骨头都欲碎裂,愣了半晌方才勃然大怒,冲了出来,尖声怒骂:“大白痴……我杀了你!”

    她随手抓起一块千斤重的巨石便朝秦风砸了过来,却被秦风轻描淡写地一剑劈开。连掷了十余块巨石,秦风都一剑一石,随意劈开,笑道:“你杀得了我吗?”

    青儿一声怒啸,掀衣而起,变成一头百余米长的大青蛇,高昂起蛇首,张开蛇吻,朝秦风俯冲了下来。

    秦风心中一动,任由青儿化身的巨蛇将他一口咬下。但他却立起那镇魔剑,剑身四尺,直竖在蛇吻中。青儿一口咬下,镇魔剑顶住了她上下颔。青儿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忙不迭吐出秦风,重新变幻人身,抱着衣袍遮住全身羞处,捧着一张花容失色的脸,疼得直咧嘴嗞牙,含糊不清地骂道:“大白痴,你……你史了……你一定史了……呜呜呜……”疼得无法忍耐,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秦风见她一件青袍遮不住浑身细腻如雪的肌肤,心中微微一动,又看她疼得眼冒热泪,呜呜直哭,也有些不舍,暗想,我跟她一路打骂而来,不同甘也算是同苦了,以后就算再怎么被她欺负,忍气吞声也就算了,当下道:“好了,青爷,算我输了行不行?”

    白婉儿和摩铁手也被两人的打斗所吵醒。白婉儿看青儿情形,也只能不断摇头。

    青儿一脸不依,那原本如凝脂般俏丽的脸庞,竟肿得像猪头一样,足见秦风刚才那竖剑一挡对她的伤害有多大,只含糊不清地又哭又骂:“不行……一定要打史你!姐姐,他……他欺负我……”哭着抱起衣袍,跑向白婉儿。

    白婉儿轻叹了一声,为她披好衣袍,道:“青儿,等姐姐好好惩罚他!”

    “罚史他!”青儿捧着脸,一边流泪,一边含糊不成辞,“锁……锁他脖子……一辈纸做……做奴才……”

    秦风差点扑倒在地,暗想,这臭丫头脾气太怪了。我看在老姐的份上,也不跟她计较那么多,但她现在对我怀忿在心,说不定哪天醒来就真被她锁了一辈子当奴隶那就惨了。

    白婉儿安抚了她几句,这才逐渐止住了哭声。这一天,秦风耐着性子逗她说话,她都双眼通红,眼中有杀气隐没,对着秦风银牙细咬。若是眼神能杀人,秦风肯定是已经万死莫辞了。

    远处白婉儿和摩铁手在低声说话,不时将眼光投向这边,却发出几声低笑,让秦风暗自生疑。

    …………

    一场闹剧没有让秦风停止修剑的步伐。他每天只休息三个时辰,其他时间全部用来练剑。

    镇魔剑舞出的剑花由三朵变成四朵,五朵,六朵……随着剑花的增加,他越来越感受到真气的运用自如。三道乌光沉沉的大脉轮,坚如神铁,更是稳固了境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