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神武纪 > 第二十五章 白骨岭修炼

第二十五章 白骨岭修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下第一吓了一跳,颤声道:“风大叔,我见识少,你别蒙我!这么多丹我来服用,转动第三道脉轮都足足有余了!”

    秦风哼了一声:“第二个轮齿还差一点。别废话!全部投入!”

    天下第一无奈,虽然这些丹药他是耗尽心神力气才炼成,一次性让秦风吃完,着实有些肉疼。但在这个关键时刻,根本就容不得半途而废。此刻,第一太阳轮的第二个轮齿,想必已经开始松动了。若半途而废,体内蕴积的真气无法推动轮齿,将无处渲泄,后果不堪设想。

    他咬了咬牙,暗想,本天才先喂饱你,等你能炼丹后,拿你的丹当炒豆吃,我吃不死你!天下第一将剩余的六枚灵蛇丹,一次性投入鼎中,加大火力,将那炉鼎内给蒸腾得如一片灵气云海。

    在无尽的灵气云海中,秦风端坐不动。鼻前两道漩涡,如长鲸吸水,将灵气股股吞入,如大江大河,形成重重叠叠的巨浪,狂暴地冲向第一太阳轮。

    乌光沉寂的巨大黑轮,缓慢而艰难地旋转着,如推动了天地洪荒的衍化。

    灵气潮涌不绝,一浪高一浪。一股股的灵气,如灵瀑般飞跃过脉轮,炼化成真气。但更多的灵气被挡在了脉轮前,难以翻越。

    月升月落,一夜寂然无声。天下第一早已酣然入睡,而秦风仍然呆在那丹鼎中。

    当月落乌啼,万物生霜时,天下第一听到有沉雄的嗡嗡声,如雷霆在高空轰鸣,又似虚空被大道碾破!他睁开眼睛,只见那丹鼎中不断有玄色的黑光,破开了鼎盖。一轮乌光沉沉的黑轮,竟如一轮黑色磨盘,远比转动第一个轮齿时要巨大,从秦风的鼻前浮起,崩碎了丹鼎!

    黑轮上,铭勒了无尽奥妙的秘纹,如日月星辰,山川大道,虽仍有些模糊而难以辩识,但古朴大气,如铭岁月,让人震惊!

    黑轮如古之大岳,气势雄迫苍然,镇压天地,让天下第一看得目瞪口呆,竟勾动了体内气机,二道光轮浮现,神华璀灿,一如太阳,一如明月,将木屋照得一片雪亮!

    秦风似有一种难扼的冲动,鼻前悬浮着黑色的大轮,一步步朝天下第一走来。他步履如山沉,双掌朝天下第一缓缓推出,掌间真气奔腾,仿佛大河之水,连绵不绝!

    天下第一长啸一声,双掌齐出。四掌撞在一起。木屋顶受不住如此强大的真气摧压,轰然倒塌。

    一个是神光如剑的至尊光明轮,神异非凡,举世无双。而一个是乌光寂寂,有若古岳的天谴之轮,十万载才得一现。两人各施真气,四掌相搏,每一掌都沉重如山,轰得地面裂开深坑,数丈外的湖面也冲起十丈高的水柱。

    天下第一大呼酣战:“好家伙,一道脉轮才转动两个轮齿,真气就能硬抗本天才的至尊光明轮了!风大叔你真他.妈.的是妖怪!”他自信是天才,向来不肯服人,初时还怕秦风抵受不住,但见秦风掌力坚实沉雄,这才放下心来,二道至尊光明轮喑呜转动,每一掌都如开山巨斧,直上直下,不再容情!

    秦风与天下第一力拼了十余掌,那悬浮的黑色轮影,仍是寂然不动,而自己真气终于衰弱下来,退了十余步,笑道:“怎么样?我这天谴之轮,还有点希望吧?”

    天下第一见他硬抗了自己十掌,一脸的难以置信:“老家伙,你打坏了炉鼎,打坏了木屋。从明天起,你来炼丹,我只吃现成的。本天才绝不会输给你!”

    秦风心情大是舒畅,笑道:“以真气在指间凝成火焰,需要精纯的真气。我的脉轮只转动了两个轮齿,无法炼化更精纯的真气。你再炼制十炉丹,以后我炼什么,你就有什么,成不?”

    天下第一想了想,觉得这个交易不吃亏,便道:“那行。还有,如果你捡到了什么宝贝,也得分我一半。”

    秦风头大了:“你就炼了一炉丹,就敢狮子大开口,怎么不去抢呢?”

    “我现在就是在抢,怎么样?你现在不能炼丹,又不能找别人。这满山谷的宝贝,如果被别人发现,哪还有你的份?”天下第一那一脸的无赖样,让秦风恨得牙痒痒的。他不得不动用终极大.法,用红袖来要胁他,但天下第一不为所动:“告诉红袖也没用,她也炼不了丹。再说了,我这个注定成为剑神的男人,不能老是被你要胁!红袖要是知道了,我就去告诉别人,这儿满山谷的灵芝灵草!”

    秦风恨不得掐死这个小无赖,只得道:“那行吧,我答应你就是。”暗想,这个家伙对我耍过无赖,不肯认师父,等我冲破了轮脉秘境后,我也耍无赖,看他能奈我何!

    他想到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法后,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来,但天下第一很快就道:“你得先发个毒誓。以后,无论炼什么丹,都有我一份。无论捡到什么宝贝,也得分我一半。如果你藏私,这辈子如果向女人伸一根手指头,全身就筋断骨折。”

    “妈.的,这也太毒了吧!”秦风骂道。

    “哼,当初你不也是这样要胁我的吗?还想让我认师父,这叫一报还一报,不过本天才比你聪明!你要发毒誓。”天下第一打定主意是赖定秦风了。

    秦风当下举起二根手指,对天发誓:“好,我秦风对天发誓,以后炼什么丹,都会有这小无赖一份。找到什么宝贝,也会少不了他好处。如果被他发现藏私,就让我这辈子不能碰女人!”

    天下第一心满意得了,秦风却暗想,这小屁孩,敢跟老子玩阴的,小麻雀怎么斗得过老家贼?我只要不让你发现我藏私了,就不算违背誓言了。

    …………

    两人在那湖边,重新建造了一栋小木屋,又回了一趟蓝田镇,买来两口丹鼎,打算在这湖边长住了。

    如此秋去冬来,两人在湖边已住了三个月。

    两条人影,纵跃如风,剑风掌影,激战在一起。

    秦风鼻梁前,若隐若现地悬浮着一道黑色的巨轮,直径竟近乎三尺!那巨大轮影虽仍是乌光寂寂,但气势浩大,如深渊重岳,微微转动间,碾动虚空,几十丈外的湖水,竟也为这无比雄迫的威压而震得波纺轻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