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二十一章 再遇“天鹅“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二十一章 再遇“天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米哈伊尔,”沉默了一会,楚思南抬起头来,看着图哈切夫斯基问道,“在继承人的问题上,你不选择我,我没有意见,我也能够充分的理解你,老实说,在当初决定违背克里姆林宫命令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过有一个问题,我今天不得不提出来,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我可以保证,作为下属,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提出的要求。”
  
      图哈切夫斯基回视着楚思南的目光,与他对视半晌之后,才叹口气说道:“哎,楚,你知道吗,科涅夫同志对目前军方的状况极为担忧,两天前他才专门同我谈过,说目前在西线的战斗,他根本无法指挥,那些各个方面军的指挥官根本就不听从他的指挥,对待每一个战前布置,他们都有自己的看法。具体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想多说了,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包括你我在内。西线的情况,目前已经是如此,我想我已经无能为力了,而在东线,楚,如果那里的战斗继续由你指挥下去,我担心那里的情况也会变的同西线一样复杂啊。”
  
      图哈切夫斯基的话简单扼要,很显然,他猜到了楚思南的想法,同时,通过这一番话,他也抢在楚思南之前,将自己的看法与顾虑说了出来。而从这番话中。楚思南能够听出来,这位克里姆林宫的最高统治者,是不打算让自己的返回东线战场了。
  
      “米哈伊尔,”楚思南想了想说道。“我明白地你的顾虑,不过坦白地说,我们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这个人是否是个有野心的人,你应该非常清楚。说实话,能否入主克里姆林宫,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能否亲自指挥在东线的战役,却是我楚思南耿耿于怀的大事。从军数年。从北方战役到南线反攻,经历作战无数起。可是对我来说,唯一记挂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到东线去,解决掉日本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如今,战役刚刚开始,我不想因为任何原因而失去这个机会,作为朋友也好,作为别的什么也罢,我希望米哈伊尔你能够理解我。至于说你的顾虑。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到什么时候,我楚思南绝不主动向科涅夫同志发难,如果你认为有必要地话,我可以在这场战役结束之后,立刻离开苏联。这一辈子都不再回来。我想天下这么大,总有一个我楚思南的容身之所。”
  
      “楚,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在和我商量呢?”图哈切夫斯基看着楚思南。叹口气说道。
  
      毫无疑问,楚思南最后那句话确实有威胁地意思,作为苏联的第二号实权人物,功勋彪炳地军队统帅,如果他骤然间没有任何理由的离开了苏联,那绝对是轰动全球的大事件。西方那些仇视苏维埃政权的国家,会以此为由头抨击苏联政权的黑暗,而在苏联国内,恐怕这也会引起一番骚乱。像官职到了楚思南这种地位的人,已经没有所谓的个人自由了,他地一言一行,都涉及到很多的政治问题,这其中自然以出国为最。
  
      “我绝没有威胁你的意思,米哈伊尔,”楚思南摇头说道,“这只是我无奈之下的决定,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决定呢?难道要在失望之余束手待毙吗?我可以不去争夺克里姆林宫的领导权,可以任由你们决定我的命运,但是放弃这次主持东线战役地机会,我说什么也做不到。要吗让我离开,要吗让我继续战斗,决定权在你。”
  
      “哎,楚,有必要这样吗?”图哈切夫斯基终究无法狠下心来,他说道,“我感觉你现在非常的不理智,你已经被莫名的仇恨蒙蔽了眼睛,在我看来,你对东线战役地渴求,已经不是简单的好战了,你是在充当一个复仇者的角色。”
  
      “也许是吧,”楚思南耸耸肩,混不在意的说道,“正如你所说的,我是,而且始终是一个中国人,既然是中国人,那么我就有着同中国人一样的爱恨情仇。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祖国山河秀丽、地杰民醇,我的祖辈世世代代生活在那里,几乎与世无争。但是这一切都被日本人的入侵所改变了,那些禽兽在我们的国土上肆虐,吐痰生林,无恶不作。这一切所衍生出来的仇恨,淤积在我的心里,让我无法坐视。战争的罪行,唯有通过另一场战争来偿还,所以,我认为我的仇恨,并非是没有理由的。”
  
      “那你有没有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这场战争?”图哈切夫斯基想了想说道,“在很多有眼光,有远见的人眼里,中国这个国家,就是一头沉睡中的雄狮,无数人渴望他一直处在沉睡之中,永远不要惊醒过来。而在过去的数百年时间里,这个国家也的确是如此,封闭落后,那里的人麻木而不明时事,再看看如今呢?我相信这数百年来,这个国家的人还从来未曾如此团结过,也同样未曾如此奋起过。楚,你现在怀着莫大的仇恨还来看待这场战争,以及发动这场战争的日本,这在现在来看,似乎无可厚非,但是当这场战争结束了,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之后,那时的人们又会怎么去想呢?他们会否和你有着一样的心态?随着战争创伤的日渐抚平,也许大多数人都会忘记了你所谓的仇恨,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会感觉这场战争为他们带来的,要比失去的多得多。毕竟谁都不能否认,这场战争直接催发了中国的觉醒,中国以后的路会走向何方,现在还未可知,但是我有理由相信,他定然会比战争之前要强大的多。”
  
      楚思南微微一愣,图哈切夫斯基的话,令他想到了在另一个时代地时候。曾经在某些年轻人口中所说出来的话,而这些年轻人,就被称为什么“哈日”一派。这些对历史缺乏了解,但是却对经济发达的日本顶礼膜拜的年轻人,就有一个听上去有道理但实则无比荒谬的论调。他们声称什么日本的侵华战争并非全是非正义的,他们至少促使中国走上了一条的富强的道路。
  
      “米哈伊尔,也许你说的是对地,”楚思南稍一走神,很快就又转了回来,他将手中的烟卷掐灭在桌上地烟灰缸里。同时说道,“也许正如你所说的。在十几数十年之后,会有一些人。甚至是一些中国人对我今天地做法,对我今天所怀的仇恨感到不理解,但是对我来说,那丝毫都不重要。人生短短数十年而已,我活着只是作为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我自己,在我看来。那些什么所谓的功过由后人评说,只不过是一句毫无疑义的屁话。而对于我,日本军国主义就必须为他们所发动的这次侵略战争,付出足够沉重的代价,这代价必须沉重到无以复加,让他们痛到骨子里。那样,当他们下次再有类似对外扩张企图的时候,都要仔细地考虑一番。”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楚思南略一沉吟,而后继续说道,“至于米哈伊尔你刚才所说的那一点,什么日本人的侵略促成了中国的觉醒,对于此,我有另一中看法。当然,我的祖国在这场战争中的确觉醒了,也许在战争结束之后,她将会由此走上一条复兴直到富强地道路,但若是因为如此,我们便应该对在这场战争中始作俑者的日本帝国主义报以感激的话,那绝对是一个基于荒谬地理论。打一个简单至极的比方:我有一个穷困潦倒的家庭,生活坎坷、无以为继,而在这个时候,一伙强盗闯了进来,他们屠戮我的父兄,侮辱我的姐妹,最后一把火将我那原本就残破不堪的家园付之一炬,幸存下来的我不得不另谋生路,发奋拼搏,并最终在机缘巧合之下,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如果因为最后的结果,我就对那些强盗报以感激,甚至认为他们是无罪的话,那我岂不成了无父无祖的败类,做这样的人,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返回东线了。”到现在,图哈切夫斯基已经知道自己无法说动楚思南改变主意了,他稍稍沉默了片刻之后,带着几许无奈的语气说道。
  
      “是的,米哈伊尔,这是我唯一的请求,”楚思南点头说道,“相识这么久,这也是我楚思南第一次向你提要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