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五章 阿穆尔共青城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五章 阿穆尔共青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穆尔共青城,苏联远东地区第三大城市,同时,也是苏联国内主要钢铁产区、远东重工业基地,从这里坐船沿阿穆尔河南下,可直达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首府哈巴罗夫斯克市。
  
      自从苏联边防军同日本驻中国满洲境内的军队频繁发生军事摩擦以来,阿穆尔共青城的气氛便开始变得喧闹起来,几乎每天都有大批的运输车辆从西、北两个方向开进来,将大量军用物资囤积在这里。苏日之间的战争即将爆发,而阿穆尔共青城将成了苏军后方的补给基地,同时,它也是远东、太平洋地区战役总指部的驻地。
  
      进入十月中旬,深秋的寒风已经将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扫成了一片灰黄,阿穆尔共青城内街道旁所栽种的桦树,也都变成了光秃秃的样子,那遍地的落叶分明在预示着又一场严冬的即将来临。
  
      在共青城的市政办公大楼门前,一群身着崭新军大衣的苏军将领汇集在一起,彼此间窃窃私语的,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但是从他们那不时向西面眺望的目光来看,他们显然在等候着什么人的出现。
  
      而在距离大楼稍远的街道上,大批手持**沙冲锋枪的苏军士兵正在执行着戒严任务,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样子,足以令人不寒而栗。
  
      站在办公大楼那十几阶高的阶梯下面,李星北的心中有着太多的忐忑,同台阶上那些苏军将领比起来,他这个区区地少尉实在显得有些寒酸。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一再声称自己同楚思南将军是很要好的朋友,他今天恐怕也这条大街都进不来。看看阶梯上的那些苏军将领,那其中有不少人李星北都认识,像远东军区司令员克雷洛夫上将、东西伯利亚军区司令员古谢夫上将、贝加尔军区司令员罗米佐夫中将、西伯利亚军区司令员库尔久莫夫中将、太平洋舰队司令库兹涅佐夫上将等等,这些人不是中将就是上将,甚至连他们的参谋都是少将、大校之类的级别,同他们站在一起,李星北这个小小的少尉,的确是显得过于寒酸了。
  
      不过即便如此。李星北也必须站在这里,因为今天他所代表的并不是私人身份。而是代表的一支部队 ̄ ̄东北抗日联军,而他的使命。便是必须见到苏联远东、太平洋战役集群司令楚思南,并向他提出一个要求。
  
      虽然说抗联早在四零年便已经同苏联远东军区达成了协同作战地协议,但是,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抗联并没有受到了苏联远东驻军地重视。就像这次,原本抗联是要求派代表来参加为楚思南所举办的接风酒会地,但是这一项要求从一周前提请开始。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批复。因此,在无奈之下,李星北才受到周司令员的委派,以个人身份跑来了这里。
  
      “呼!”
  
      一股儿寒风扫来,李星北缩了缩脖子,同时感觉鼻孔里一阵儿酸痒。禁不住就想打个喷嚏出来。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在这种场合下,肆无忌惮的打喷嚏似乎不太雅观。强自将这个喷嚏压下去之后,一汪泪水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
  
      没办法,为了能够见到那位当初的朋友,如今的苏联最高统帅部副统帅,他李星北从早晨六点开始,已经在这办公楼的外面等了三个多小时了。由于部队今年的被服还没有下发,他就穿着那一身淡薄地军装,这挨饿受冻的情况下,不感冒才算是奇迹呢。
  
      “哎,来啦,来啦,”就在李星北刚刚忍住了那个难挨的喷嚏,还没来得及擦去眼泪的时候,台阶上的众人已经动了起来,他们一窝蜂的从李星北身边走过,朝西面地街道上走去。
  
      按耐住心中的忐忑,李星北踮起脚尖,朝西面的大街看去。只见,在那由士兵把守地空旷的街道上,一辆载满士兵的军车当先而来,而在军车的后面,则跟着四辆黑色的伏尔加轿车。毫无疑问,众人等候已久的楚思南终于来了。
  
      车队缓缓驶近,最后,在大楼的正门前停了下来。
  
      “哗啦啦……”
  
      首先,在一阵儿骚动中,乘坐在军车上的那些担负着护卫任务的苏军士兵跳了下来,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排好队列,挺立在了街道的两侧。
  
      “敬礼!”
  
      随着一声大喊,这些士兵整齐划一的将枪托撑地,举手敬礼。
  
      透过人群间的缝隙,李星北悄悄的打量着那几辆伏尔加轿车,他在猜测楚思南会在哪一辆车里。
  
      “咔!”
  
      一声轻响,第一辆轿车的车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一名年轻的上校从车门内钻出来,只见他先是朝众人看了看,然后转身从车内取出一件军大衣,随即,快速的朝后一辆轿车跑去。
  
      让众人久候的楚思南终于出现了,当那位少校拉开第二辆轿车车门的时候,这位新任苏联最高统帅部副统帅,身穿一袭笔挺的将服,嘴里叼着一根烟卷,不紧不慢的从车内钻了出来。
  
      随手将烟卷扔在地上,再用脚上的高筒军靴碾上一脚,楚思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胳膊,朝道边正在行礼的苏军士兵回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我说卢科昂基同志,”感觉到有一件沉重的衣服披上了自己的肩膀,楚思南皱了皱眉头,然后小声说道,“你总把这件累赘往我背上披什么?天气有这么冷吗?”
  
      “嘿嘿,这是吉尔尼洛娃同志的命令,”卢科昂基小声笑道,“她说了,往后天气渐冷。要我务必注意你的健康问题,如果你有个感冒发烧的,她就给我记大过。”
  
      “哼,”楚思南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然后说道,“这女人啊,就是婆婆妈妈。”
  
      “好啦,我的统帅同志,快别发牢骚了,你看他们都过来了。”在楚思南的身后嘿嘿一笑。卢科昂基说道。
  
      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楚思南伸手将大衣往肩膀上拽了拽。然后迈开步子,朝众人前来的方向迎去。
  
      老实说。如果单论军衔,楚思南在这里并不是最高的一个,但是话说回来,如果论到在苏联政治高层中的地位,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够同他相比。尤为重要的是,如今他已经成为了最高统帅部的副统帅,而且为了漂亮地赢取这一场战争。最高统帅部还授予了他一项权力,那就是可以直接对指挥作战不利的上将以下军官进行处理,这个“处理”,就包括了记过、降级、免职,甚至是处决。正是基于此,在场地人全都对他忌惮三分。
  
      “诸位将军。实在抱歉,”迎上众人之后,楚思南一面主动同走在最前面的克雷洛夫握手。一面面带微笑地说道,“临上飞机之前,有些事情耽搁了一下,让大家久等了。”
  
      “您太客气了,”跟在克雷洛夫之后,古谢夫也同楚思南握了握手,同时笑道,“其实您的迟到对于我们来说倒是一次机会,您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平时难得聚在一起,如今大战在即,大家有这么个机会沟通一下,也是难能可贵的。”
  
      “惭愧惭愧,”楚思南自然不会把古谢夫的话当真,他摇头说了一句,然后便将目光投向了众人里年龄最大的一位老将军 ̄ ̄库兹涅佐夫上将。对于楚思南来说,库兹涅佐夫应该算是苏联海军中威望很高的一个人,只不过在这之前,他并没有见过这位曾参加过十月革命的老将军。尽管现在库兹涅佐夫应该算是他地部属,但是楚思南对这位老将军的态度却相当的尊敬。
  
      “库兹涅佐夫同志,”走到库兹涅佐夫的面前,楚思南握住老将军的手说道,“怎么敢劳烦您来迎接我,这真是罪过。”
  
      “应该的,应该地,”库兹涅佐夫是个出了名的大嗓门,“其实我早就盼着能见将军一面呢,你在西线的指挥实在出色,当初**夫同志提到你地时候,我还对此不以为然,如今看来,实在是我这个老家伙眼光有问题啊。”
  
      “呵呵,我差点忘了,”听了库兹涅佐夫的话,楚思南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回头对卢科昂基说道,“去,把**夫同志托我们带来的东西拿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