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卷 第三十一章 惊闻喜讯

第七卷 第三十一章 惊闻喜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要嗦脏发。”吉尔尼洛娃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用中文说了一句。
  
      “啊?”楚思南一时没明白过来,略一思考,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说什么。“不要说脏话”说到这种地步,还真是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也不明白。
  
      “这你又是什么时候学的?”楚思南好奇地问道。
  
      “真莫样,恨地道拔?”吉尔尼洛娃得意地又说了一句,不过仍旧是那么得不伦不类。
  
      “恨地道,恨地道,”楚思南哈哈笑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笑过之后,楚思南走回床边,将吉尔尼洛娃搂在怀里,好奇地问道,“怎么忽然想起学这个来了?”
  
      “学了两个多月吧,”吉尔尼洛娃回答道,“很难学,不过,嗯,还是要学。省的将来你用中国话骂我,我还以为你是在夸我呢。”
  
      “嗯,如果你真的要学呢,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不错的书籍。”楚思南一本正经得说道。
  
      “哦,说来听听。”吉尔尼洛娃好奇地问道。
  
      “《逃家小兔》听说过吗?就是马格利特和克莱门特不久前才合著的,我前天才在报纸上看到这本书已经有了中文译本,你可以买来看看。”楚思南大笑道。
  
      “我杀了你!”吉尔尼洛娃大恼,她怪叫一声,伸手朝楚思南的脖子掐去。
  
      西方的任何一本读物要想进入苏联,都需要经过安全委员会地审查,虽然这方面的事务是由第三总局负责的。但是以吉尔尼洛娃的性格,只要是委员会的事情,她都会插上一脚。这本美国新出不久的读物,她也听说过,因为它基本上没有经过什么审查,就在第网三总局获得了通过。不为别的,就因为这本书的内容太简单了,它是给两岁以上的婴幼儿启智的专门读物,实际上就是一本画报。
  
      “好啦,好啦。不闹了,不闹了。”和妻子厮缠了一会,楚思南引回正题。他抚摸着吉尔尼洛娃地肚子问道,“多久了,什么时候确认的?”
  
      “快两个月了吧,”吉尔尼洛娃此时显得有些容光焕发,她地表情看上去竟然令人感觉有些慈祥,如果让那些畏惧她的人看到,还不知道要打碎多少眼镜呢。“就在你准备离开地莫斯科。前去雅罗斯拉夫尔视察的时候确认的。”
  
      “那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真是的。”楚思南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不是怕你分心嘛,”吉尔尼洛娃白了他一眼说道,“再说啦,早点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你还要做准备啊?是我生孩子又不是你,真是的。”
  
      “这……这也能算是理由吗?”楚思南哭笑不得。
  
      “当然算,”吉尔尼洛娃随口说了一句。然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朝楚思南的怀里挤了挤,一脸希冀地说道。“哎,你说等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咱们应该怎么庆祝?”
  
      “还有多半年的时间呢,你现在操那心干什么,”楚思南心不在焉的说道,他现在还没有从将为人父的惊喜中清醒过来呢。
  
      “七八个月的时间,还不是一眨眼就过去了?”吉尔尼洛娃对丈夫这种态度非常不满,她哼了一声,辩驳道,“你看,现在整个克里姆林宫里,只有我们有这种喜事,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到时候把这宴会办地大气一点,把能请的人都请来,咱们……”
  
      “我说苏米,你是不是太乐观了?”楚思南眨着眼睛说道,“你也不看看咱们现在还呆在什么地方,依我看啊,那些事情还是等咱们度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吧。”
  
      “眼前地难关?眼前的也能算是难关吗?”吉尔尼洛娃不屑的说道,“说真的,我现在充满了信心,我有预感,最多七……啊不,五天,最多五天,这件事情就能结束了。”
  
      “为什么?你的信心从哪里来?”楚思南诧异道。
  
      “因为啊,嘿嘿,因为有些人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容不得布柳赫尔继续闹下去了,”吉尔尼洛娃阴险的一笑,摆算着她的手指头说道,“我们这次面临的局面,对别的人来说,可真是一次大好的时机啊。”
  
      吉尔尼洛娃口中所说的“有些人”指的是谁,楚思南能够猜得到,所谓“容不得”布柳赫尔继续闹下去,这也只能说的是图哈切夫斯基了。不过那个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楚思南不太明白,不过他也没有深究,他理所当然的认为,吉尔尼洛娃所说的应该就是图哈切夫斯基也在利用这次机会,准备着下手呢。
  
      “希望如此吧,”楚思南叹口气说道,“虽然说我在之前已经联系了雅基尔他们,不过不知为什么,现在我的心里越来越没底了,我担心事到临头,会出什么意外。”
  
      “有些事情啊,是不能只依靠别人的,”吉尔尼洛娃扭过身子,为楚思南梳拢着额头的散发,同时说道,“就像你现在一样,也不能简单的把所有赌注都压在雅基尔他们身上一样,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我们要想赢,要想立于不败之地,那就必须把一切做到最好,凡是可以利用的人,可以采用的手段,我们就都要用上。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你现在住在这里,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你好好想一下,当初你和图哈切夫斯基他们一起住在这里的时候,经常讨论的话题是什么?经常作的事情又是什么?如果他们这次来看你,那你就尽量把话题朝这方面引,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他们地回忆。让他们和你产生一种心理上的共鸣,说不定这样做就能为你无形中拉到一些盟友。”
  
      楚思南的心思被重新拉回到这里,他想了想说道:“我们当初所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争,除了战争之外,似乎就没有别的了。我们讨论过国内战争时候的战役,也讨论过布柳赫尔在远东对日本人的几次作战,嗯,最主要的,还是这次对德作战。对,就是这些。记得我那时候有一份军事地图。就是关于边境作战的部分,那张地图。当初可是我们的一件宝贝,大家要轮流保管地。”
  
      楚思南说到这里,嘴角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微笑。他回忆起了当初的那段时光,图哈切夫斯基、布柳赫尔、雅基尔等等,这些人一到放风地时候,就一窝蜂的跑到方井院子里,一个个撅着屁股。极其不雅地蹲在地上研究那份军事图,彼此之间还时不时地吵上几句。如今想来,一切都好仿佛是在昨天,可是时移事异、物是人非,到现在,除了楚思南自己在这个号房里回忆当初的一切。还有谁能想起那一段时光?
  
      “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楚思南一时间竟然有了一种分外沧桑的感觉。
  
      吉尔尼洛娃可不会去考虑那些事情。她垂头想了一会儿,突然击掌说道:“有了,不就是讨论这些问题吗?太简单了。现在斯大林格勒的会战已经开始,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幌子。我一会儿让人给你送一份两天前的作战详图来,你可以好好看看。嘿嘿,我想这样就应该可以顺理成章地把话题引过去了。”
  
      “这,这也太做作了吧?”楚思南犹豫道。
  
      “切,什么叫做作?事在人为,你如果能把作的不露痕迹,那怎么会做作?”吉尔尼洛娃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好吧,就这么决定了,一会儿你把作战图给我拿来,我先好好的研究一下,免得到时候什么都说不上来。”楚思南最终同意了吉尔尼洛娃的建议,他点头说道。
  
      “嗯,我这就去,”吉尔尼洛娃看了看窗棂外的天色,从楚思南的身边站起来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