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卷 第二十八章 重返莫斯科

第七卷 第二十八章 重返莫斯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滚滚的黑烟中,一列车头上挂有镰刀锤子徽章的列车,缓缓的驶入了莫斯科谢维利亚宁车站,当列车靠站停稳之后,一声刺耳的汽笛声响起,紧接着,中部一节车厢的车门敞开,科涅夫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车厢内。紧跟在他身后步出车厢的,是已经摘去军衔的楚思南,以及仍旧一身戎装、面色严肃的朱可夫。
  
      “呵,看来你的朋友不少啊,”走下列车之后,科涅夫朝站台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对楚思南说道。
  
      楚思南顺着他看得方向瞧去,只见在站台的方向上,正有一群人快步朝这边迎过来,当先一人,正是年轻气盛的巴季茨基。而在他的身后,苏斯洛夫、索科洛夫以及一干原沃尔霍夫方面军、北方面军部分部队的指挥官、军事委员都来了,远远看去,一群人身上将辉闪烁的,颇有几分气势。
  
      “都是当初的同僚而已,没有什么特殊关系,”楚思南仿若无意的说了一句,然后快步朝前迎了过去。
  
      “看到没有,这才是我们苏维埃国家将来的希望,和他们比起来,我们都老了。”等到楚思南走远之后,科涅夫不无感慨地说了一句。
  
      “是你老了,”朱可夫冷哼一声,不屑一顾的说道,“我可是正当壮年。”
  
      科涅夫看了他一眼,出奇的没有和他争吵。
  
      “将军!”走到近前之后,巴季茨基一把拉住楚思南的手,有些激动地说道。“你怎么真的回来了?”
  
      “我不回来还能去哪里?”楚思南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况且斯捷潘克维奇亲自相请,我即便是不想回来,也不太可能啊。”
  
      “可是现在的莫斯科,对您来说太危险了,”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各位,我们已经相处过一段虽然不算长,但是却记忆深刻的时光了。相信我的性格你们应该清楚,面对危险。逃避决不是我的选择。”楚思南笑了笑说道,“对我来说。危险从来都是同机遇并存的,所以,我回来了,即便是斯捷潘诺维奇不去霍尔崔,我也要回来。”
  
      众人点头,大家都知道,楚思南虽然年轻。但是性格却很刚强,当初北线战役的时候,即便是面临着那么大的危险,他还是不顾众人的反对,涉险进入德占区,并在那里同德国人周旋了长达月余的时间。如今地莫斯科虽然对他来说也很危险。但是毕竟要比当初的情况好很多,更何况这里还这么多地朋友。
  
      “倒是你们啊,”楚思南的目光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笑道,“你们这么公然到车站来接我,就不怕消息传到某些人地耳朵里,会对你们不利?”
  
      “哎呀,将军不说,我们还真把这件给忘了,”索科洛夫拍了拍手,作出一幅懊悔的样子说道,“不过还好,现在安全委员会的工作没有人主持了,这里大概也不会有他们的人来监视了吧?”
  
      “不过现在即便是想起来,似乎也晚了。”苏斯洛夫笑了笑说道,“依我看,现在最现实的,莫过于让我一起去喝一杯,然后看看情况吧。”
  
      “不错,我就不信某些人还能一手遮天。”巴季茨基粗着嗓门说道,“咱们……”
  
      “哎,”楚思南了解巴季茨基的脾气,怕他在这里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所以伸手在他地肩膀上拍了拍,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笑道,“各位能来这里接我,就已经算是很给我面子了,我楚思南领情了。不过要说到喝酒,今天恐怕是不行了,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戴罪之身。”
  
      楚思南说到这里,指了指自己失去领花的衣领,然后继续说道:“等有机会吧。如果这次我能够得以幸免,那我一定请大家好好的喝一次,咱们是一醉方休。大家到时候可不许不来啊。”
  
      “一定,一定,”众人随声附和。
  
      “将军放心吧,我们也相信你会没事的,”苏斯洛夫最后说道,“我们虽然给你帮不了什么忙,但是我们有眼睛,我们可以看。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有人想要在背地里搞些什么名堂,他也要提前想仔细了。”
  
      楚思南欣慰的点了点头,他需要地正是这一点,而这且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正如苏斯洛夫所说的,他们这些人虽然在克里姆林宫里说不上话,但是这些人毕竟也是军方地一员,而且一个个的阶位也不低。他们如今齐聚莫斯科,摆明了就是为楚思南的事情来得,在这么多双眼睛的关注下,布柳赫尔要动手,就必须将一切都安排好,而且最终的决定,也必须由最高统帅部通过才能执行。楚思南现在想的,就是将自己的事情上交到最高统帅,由统帅部决策调查并最终宣布处罚决议,只有这样,他才有翻盘的机会。
  
      送给巴季茨基一个感激地眼神,楚思南和众人一一握手,然后什么也不说,转身朝科涅夫和朱可夫的方向看去。
  
      “说完啦?”科涅夫率先走过来,他看了楚思南一眼,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众多将领,最后才一脸严肃地说道,“如果说完了,我们就走吧,来接我们的车,已经等了很久了。”
  
      “嗯,我们走吧。”楚思南作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说道。
  
      “楚,我看你这段时间也笼络了不少人啊。”在车边,科涅夫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这些人恐怕帮不了你,而且他们这样明目张胆的到车站来迎你,也等于是把自己暴露出来了。如果真得有人想要对付你,那这会恐怕对你的戒心也就更重了。”
  
      “斯捷潘诺维奇。”朱可夫在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同时不屑一顾地说道,“我想你应该把那个‘如果,去掉了,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摆明了就是有人要对付他。哦,不,不只是要对付他,还有我,也许还有更多的人。我有一种预感,如果这次楚被搞掉了。那也需要不了多久,我们的克里姆林宫。就会出现第二块‘钢铁,了。”
  
      斯大林这个名字的本意,就是“钢铁”。而此时朱可夫的话,就是指克里姆林宫里,将会出现第二个斯大林。
  
      “像这样的废话就不要多说了,”科涅夫心烦意乱的挥挥手,径自钻进了车里。
  
      片刻之后,三辆伏尔加轿车先后驶出车站,径直朝市中心的方向开去。
  
      就在楚思南等人朝克里姆林宫的方向行进的时候。在克里姆林宫内,布柳赫尔却正在对着自己身边地人大发脾气。他已经得到了谢维利亚宁车站上传来的消息,那里所发生地事情,令他感到愤怒。那些来自各部队的指挥官、军事委员们,竟然敢于公然前往车站去迎接楚思南,迎接这个被从霍尔崔解送回来地囚犯。这说明了什么?这至少说明了他们对自己的权威视若无睹。同时,布柳赫尔也坚定了除掉楚思南的决心。就像这一次在安全委员会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有先见之明。恐怕到最后都想不到克留奇科夫竟然是楚思南的坚定追随者。再回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华西列夫斯基,他显然也被楚思南灌了**汤,直到现在仍旧反对自己的主张。
  
      这个年轻人太危险,他看上去平淡无奇,一幅对谁都没有危害地样子,可实际上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野心家,他太会收买人心了。布柳赫尔考虑,这次多亏自己发现的早,否则假以时日,让这个年轻人有了充足的发展空间,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今对布柳赫尔来说,稍稍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安全委员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克留奇科夫被关进了卢比扬卡监狱,而在最高统帅部内,图哈切夫斯基还没有显示出要干涉此时地迹象。最重要的是,随着自己的坚持,雅基尔他们似乎也接受了自己地观点,他们几个人已经先后表明,要在这个问题上同自己保持一致了。至于科涅夫,布柳赫尔还是比较放心的,这位同志从当初自己刚刚恢复权力的时候,就一直是支持自己的,如今也不可能会有例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