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卷 第二十五章 再临霍尔崔 下

第七卷 第二十五章 再临霍尔崔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可夫思索良久,才抬起头来,他愣愣的看着楚思南的脸,似乎想要从那里找出一些自己想要得东西,不过最终的结果让她失望,楚思南的脸上仍旧是那幅笑眯眯的表情,看上去就像一个完全无害的生物。
  
      “好吧,我答应你,”最后,在众多部属热切期望的目光下,朱可夫咬牙说道,“我这次就把我以及我这些部下的身家性命压到你身上了,你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将军果然干脆,”楚思南随手扔掉烟头,拍拍手掌说道,“其实我需要将军作的事情并不复杂,只有两件事,而且有一件相信是将军最喜欢看到的。”
  
      朱可夫并不搭话,他静静地听着楚思南的话。
  
      “第一件事,我希望将军能在全军区范围内,召开一次全体将士参加的讨论会议,一方面声讨阿巴库莫夫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另一方面,也搜集其这一段时间在第二军区的犯罪证据。总而言之,这件事情搞的声势越大越好。”
  
      楚思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看了朱可夫一眼,然后沉声说道:“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我们的矛头只能指向阿巴库莫夫一个人,声讨的对象,也只能是他,至于他的背后还可能有谁牵涉其中,就不是我们所要谈论的了,嗯,这一点必须做好高层军官的工作,千万不能让他们带有情绪。”
  
      朱可夫回头朝自己的部下看了一眼,见他们都点头之后,才说道:“这没有问题。我想我能够为你办妥的,只讨论阿巴库莫夫地问题,没有人会讨论其他的什么东西。”
  
      “如果将军把这件事情办好了,那么我就会以安全委员会第一书记的身份,对阿巴库莫夫实行解职处理,将他从安全委员会里开除出去。至于说之后,将军打算怎么处理他,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此话当真?!”朱可夫急声问道。现在在第二军区里,阿巴库莫夫就是一个魔鬼般的存在,没有人不想除之而后快。尤其是作为军区司令员的朱可夫。
  
      “绝无半句虚言,”楚思南点头保证道。
  
      “那好。这件事情我答应了,”朱可夫爽快地说道。“请将军接着说下一件事吧。”
  
      “如果阿巴库莫夫的问题进展顺利的话,我想到大后天就应该结束了,”楚思南说道,“到那时,我相信阿巴库莫夫应该没有理由还活在世上。而将军你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和我一起返回莫斯科。”
  
      “这不行!”一名站在朱可夫身后的参谋大声反对道,“这和让将军去送死没什么区别。天知道莫斯科那些人会怎么对付他!在统帅部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地说法之前,将军决不能离开军区!”
  
      其他人也纷纷发言表示赞同,看样子他们都同意这一观点。
  
      “各位,你们以为目前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对你们有好处吗?”楚思南面色平静得说道,“难道你们真得想在这里拥兵自重。不听统帅部、克里姆林宫的调遣吗?如果是地话,那我劝你们还是冷静一下吧,这里的士兵之所以会发生哗变。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支持你们,就把身家性命都豁出去了,他们只不过是一时地头脑发热罢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在后悔了。而如果你们没有这方面的考虑,那你们就必须抢在克里姆林宫做出决定之前,向他们解释清楚这里的发生的一切。目前,克里姆林宫之所以还没有对这边的事情做出反应,是因为统帅部里的意见还没有最终达成一致,那些希望将此事淡化处理地人,也许最想看到的,就是你们率先表态。如果在今后几天的时间里,你们不采取行动,那么我想古比雪夫的第三军区,以及霍科比耶夫的第一军区,马上就会采取行动了。”
  
      楚思南的话,令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知道这些话都是很在理地,没有丝毫的夸大其词。
  
      “各位同志,我知道你们同朱可夫将军之间的关系,也知道你们不希望看到他发生什么意外,”楚思南知道自己地话起了作用,于是便紧跟着说道,“在这里,我楚思南用自己的人格担保,朱可夫将军同我返回莫斯科,决不会出任何的意外。当然,克里姆林宫的处罚还是一定会有的,只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这些处罚最多不过是御下不严的过失,记一个大过,降一级听用也就是了。”
  
      老实说,对于楚思南所说的这些处罚,朱可夫都能接受,降一级又能怎么样?那总比被阿巴库莫夫折腾死要好的多。只不过他很怀疑,面前这个和自己没打过多少交道的年轻人,是否真值得自己信任。不过话说回来,事到如今,即便是这个年轻人不值得信任,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好,这一件事我也答应你,”稍加思索之后,朱可夫便斩钉截铁的说道,“等处理掉阿巴库莫夫之后,我便同你一起前往莫斯科。”
  
      “格奥尔吉!”紧挨着朱可夫的一位军官听了这番话,忍不住失声道,“你这个时候……”
  
      “不要说了,我心里有数,”朱可夫不等对方把话说完,便将手一挥,不容置疑的说道,“我相信楚思南将军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他既然说这次莫斯科之行对我来说没有危险,那我就再无顾虑了。”楚思南对朱可夫的话并没有什么表示,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刚才说话的那位军官身上。这位拥有着少将军衔的军官,显然同朱可夫的关系非同一般,至少。他应该是朱可夫绝对地亲信之一,否则的话,他不可能用“格奥尔吉”这个称呼。
  
      “噢,忘了给将军介绍,”朱可夫显然察觉到了楚思南的目光,他向后摆了摆手,然后指着楚思南所注意的那位少将说道,“这位是巴托夫,帕维尔伊万诺维奇巴托夫,想来将军应该听过他的名字。毕竟他也算是我们的一位老将了。将军前去雅罗斯拉夫尔的时候,应该顺便带上他。相信他会是一个不错的向导,毕竟那里是他的老家。”
  
      巴托夫?楚思南在心里飞速的回想了一下。很快,这个人地一些相关资料就进入了他的脑海。说起来这个人他倒还真有些印象,在二战中地苏德战场上,眼前这个巴托夫,无疑是集团军一级指挥官中,最受瞩目的将领之一,他真正曝露锋芒地时间。是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之时,以及随后的一系列反攻中。更具体的一些情况,楚思南记不清了,但是他却知道,在战后的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五年间,眼前这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军官。便是华约武装部队的总参谋长。
  
      随后,朱可夫又为楚思南一一介绍了在场的其他几位将领,不过这些人。楚思南大都不认识,所以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走吧,时间不早了,”有闲聊了几句之后,朱可夫看了看窗外逐渐暗淡下来地天色,说道,“你这一路从雅罗斯拉夫尔赶过来,相信也劳累了。我们这就去用晚餐,然后给你安排一个数的房间好好休息一晚,毕竟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有的忙碌了。”
  
      “不急,”楚思南摇头说道,“我先去看看卢科昂基,这段时间没见,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唉,老实说,这段时间他不在我的身边,还真我觉得有些惦念了,所以我一到霍尔崔,就先直奔这里来了。”
  
      “哦,我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朱可夫拍拍额头,失笑道,“这样吧,左右我们也没事,不如就陪将军一起去吧。”
  
      朱可夫说完,作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楚思南先走。
  
      楚思南也不客套,当先迈步朝楼层地转角处走去。
  
      “将军!”在卢科昂基的病房外,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看到楚思南等人过来,忙挺身敬礼。
  
      “这是……”看着这两名警卫,楚思南微感不快,他停下脚步,看着朱可夫问道。
  
      朱可夫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将军不要误会,这可不是我安排的。这都是你们安全委员会的人,是阿巴库莫夫安排的。自从军区发生变故之后,所有他的人都被我看压起来了,只有这里的警卫和医护我没有动。说来,他也应该是好意的,大概是担心我们这些叛国者会按中对你的警卫员动手吧,所以自从他来了之后,整个医院的伤员就都被强行转走了,而平日里负责治疗卢科昂基同志的医生、护士,也都是他从莫斯科专程调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