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战地医生秦恩 > 第216章 考核

第216章 考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三毕业的时候觉得世界上最苦最累的大概就是高三这一年了吧,等到学了医才发现,高三那点知识量算个屁,尤其是对于那些最后一个月才开始复习的同学来说。
  
  重点?有点同情心的老师可能会给你画一点,考不考就另说,毕竟老师画的是重点而不是考点,而且你还没有任何理由对此表示不满,毕竟你没法保证以后从医,患者的病都恰好都是你背过的重点。
  
  为此,平时不怎么努力的学生就要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背下来十多厘米厚的书,要是赶上内外科都在一学期,那一学期的书摞在一起可能比矿泉水瓶还要高。
  
  全国医学院校每年期末不猝死几个人那都不算期末,猝死的人数和考试安排的密集程度成正比。
  
  可以这么说,如果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那么从踏入医学院校大门的那一刻起,直至死亡,你都必须无时无刻的都在学习。
  
  年轻的医生学习掌握前人总结出的经验教训,中年医生学习其他医院都在使用的,疗效更好的治疗方案,等这些都熟练掌握了以后就要在学习国际最前沿的技术,并尽最大可能在有生之年内将其完善成为一项成熟的技术,让后人去学习,去应用,在这个过程中发现瑕疵并予以纠正,完善。
  
  医学就是这么一个学科,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需要无数的经验去堆砌,为什么?因为医学并不具有唯一性。
  
  两个同样表现为发烧症状的病人,你能百分之百肯定他们的发病原因都是一样的吗?或许他们化验结果显示都是由于某个细菌或者病毒导致的,但临床中就是存在用了相同的治疗手段却产生不同效果的案例,而且这种案例数不胜数。
  
  医生们需要不断地去总结经验教训,从一点点的细节中找到产生这种因素的原因,有些东西是书本上学不到的,需要自己亲自上手才行,这就是经验了。
  
  但医学又和其他学科不同,因为医生的出错可能会导致患者的死亡,在古代可能允许医生不断地试错,从而找到一种真正能治好这个病的方法,因为对古代的百姓来说,有医生给治病已经很不错了,治死治活都看天命。
  
  但现在不行了,现在医院死了个人都要焦头烂额摆平可能到来的官司,或者干脆不打官司,只为了讹钱,更有甚至为了医院的赔偿拒绝一切治疗,或者逼迫医生去治疗那些可能只有神才能治好的病。
  
  医学的发展就像打仗一样,不死人,永远都不可能获得胜利。
  
  一将终成万古枯,放在医学领域同样适用。
  
  ......
  
  下午时分,黑压压的乌云从不远处缓缓袭来,空气压抑的让人喘不上来气,走在路上的行人担忧的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乌云,脚下的步伐变得快了许多。
  
  今天是秦恩出院的日子,办完了所有的出院手续,交齐了住院费用后,秦恩一身轻松的走出了医院。
  
  这个时候乔曦刚好在值班,也就没有时间来接秦恩回家,再说从医院到家业要不了多长时间,坐个几站公交车就到了,索性也就没麻烦别人。
  
  出院前,秦恩接到了白老爷子的电话,让秦恩出院了就回诊所,一方面要检查秦恩最近的学习进度,另一方面就是要安排接下来要学习的内容。
  
  好在不是突然袭击,秦恩能够提前几天好好地看书,但时间终究是不够的,毕竟那么一本薄薄的册子就看了整整两天。
  
  没办法,文言文读起来实在是拗口,还有很多地方读好几遍都没法理解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也许只有碰到一模一样的病例时才能够真正理解文中的意思吧,秦恩如是想到。
  
  出院的时候潘主任颇为不好意思,这才刚来几天就给住院了,为此给让秦恩再回家休息一周,顺便连医疗费都打算替秦恩报销的,只不过秦恩拒绝了,毕竟咱也不差那点钱,给别人添麻烦总归是不好的。
  
  雨终归是在秦恩回家到诊所之前下了下来,瓢泼大雨如同子弹一般打在公交车玻璃上,模糊了视线,挤满人的公交车内除了雨点砸在车顶上噪音外,静悄悄的。
  
  秦恩并没有因为突然下来的雨而感到懊恼,相反他十分享受夏天的雨,那种能将一切酷暑都浇灭的大雨,似乎能将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洗个干净,冬天的雨不行,太冷。
  
  从公交车下来,一路慢悠悠的顶着大雨漫步回到诊所,里面的灯已经打开了,房檐下站着几个被大雨拍在半路的路人,看起来应该是刚下班打算回家的,秦恩见后没有驱赶他们,跟他们说了一句‘屋里有热水’后便自顾自的走进了诊所。
  
  今天不是白老爷子出诊的日子,诊所里没有几个人,白老爷子和严天宇正坐在茶台前一小口一小口粗留着热茶,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天。
  
  仔细想想,其实严天宇挺不容易的,人毕竟是群居动物,总是一个人工作多少都会觉得无聊,要是赶上一天都没有客人来的话可能就要干坐在药房里呆一整天。
  
  这要是换成别人估计早就以工作忙不过来为名义请老板招个员工了,但严天宇没有,好几个月来他依旧尽职尽责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反正秦恩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的抱怨,光从这一点上来看,严天宇算得上是尽职尽责的光棍店长了。
  
  “师傅我回来啦!”秦恩走进诊所,自然地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烫了个茶碗,然后到了一碗茶,喝了起来。
  
  “头不疼了?”白老爷子看到秦恩完整的回来后,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丝笑意,不过这丝笑意被茶碗挡住,谁都没有看到。
  
  “嘿嘿,应该好利索了,啥症状都没有了。”秦恩放下茶碗,看了眼白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恩感觉白老爷子的颧骨较从前凸出了些许。
  
  “嗯,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既然你自己都说好了,那我可就要考考你了,之前也跟你打过招呼了,看看最近没怎么管你自学的怎么样。”白老爷子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靠在椅背上说道。
  
  一旁的严天宇也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他还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最怕的也是来自老师的考核,这可不是有考试范围的考试,不是单纯的知识点,而是真的要靠真才实学才能回答上来的,实用性更高的问题。
  
  “哎,师傅您问吧。”秦恩无奈,只能心虚的挠了挠头,答应了下来。
  
  本来秦恩还以为白老爷子会让秦恩口头上回答几个问题,没想到他竟然早有准备,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卡片,递给秦恩。
  
  秦恩定眼一看,只见卡片上写着一个病例,从笔迹上看应该不是白老爷子写的,更像是一个女人的笔迹,字体十分娟秀,且每个字之间的间隙就像是打印出来的一样,甚至秦恩还发现其中相同的两个字竟然一模一样,反正秦恩自觉写不出来这样工整的字。
  
  “看一遍了吧,说说你的思路。”白老爷子见秦恩看的入神,以为他已经将全文都看了一遍了,于是问道。
  
  白老爷子根本就没想到秦恩看到字的一瞬间就溜号了,心思根本就没放在内容上,直到白老爷子出声询问后才回过神来,仔仔细细的研究起卡片上写的病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