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变身骑士小姐 > 番外2 群友创作的二次同人 副官亚瑟的日常

番外2 群友创作的二次同人 副官亚瑟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群里面某位群友写的二次同人,他在本书中是个叫亚瑟的龙套,就是那个叫亚瑟的副官。
  
      有兴趣的书友可以看下本篇同人,顺便给他下指导意见。
  
      谢谢(*^__^*)嘻嘻……
  
      另外,我这两天正在写一篇以亚瑟为男主的ntr内番,承接第七卷第三十三章安度因去探望妹妹的章节,……顺利的话这周就能和大家见面
  
      以下是群友写的同人正文。
  
      副官亚瑟的日常(一)——克劳迪娅前往塞拉摩之后,借调副官处的第一天
  
      早上六点,亚瑟准时的醒来,在舰队的生活让他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亚瑟起身打了个呵欠,一向只喜欢穿内裤睡觉的他,也不管没有拉上的窗帘,光着身子直接套上了一套蓝色的棉布短袍。他拍拍脸,走进浴室简单洗漱,便开始了晨练。亚瑟晨练的内容很简单,先沿着旧城区的郊外跑一圈,然后到校场上练习剑术、弓术。七点二十分回到房间洗澡整理,七点四十五分换上崭新的白色海军军服,出门到猪与哨声吃早餐。
  
      坐在猪与哨声酒馆的老位置上,一边吃着刚出炉的面包,一边翻看着今天的报纸。今天是他调到副官处的第一天,准确的说是借调。说是有位新就职的女副官克劳迪娅?瑟伯切尔,应库尔提拉斯公主吉安娜的委托,被瓦里安国王派到一个叫塞拉摩的荒岛做圣地祝福,自己要顶替她的空缺,从参谋部暂时调往副官处负责她的事务。想到这,亚瑟心里就有一丝抱怨,参谋部的工作刚被他整理的井井有条,就被调到了副官处。而且副官处是轮班制,不是朝九晚五的行政班,虽然副官处每天都能见到国王,但这让一向喜欢安静简单的亚瑟有点儿不悦。吃完早餐,亚瑟起身朝朗斯顿老板摆了摆手,便走出了酒馆。
  
      亚瑟慢慢的走在卡尔路上,思索着要在副官处受到的“煎熬”,不禁埋怨起发出调令的瓦里安国王。八点三十分,亚瑟来到了副官处。昨晚值夜的副官长德文少校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亚瑟敲了敲门,喊了一声报告。反应过来的德文迅速起身和亚瑟打起了招呼。
  
      “亚瑟阁下,您来的真早。”德文一把拉住亚瑟准备敬礼的右手,亲切的说道:“说是从参谋部调来一位海军军官,我一猜就是您。”
  
      亚瑟有礼的欠身:“奉王命,今天来参谋处报道。副官长,您多指教。”
  
      “指教可不敢当,您我同级,我还得向您多请教呢。”德文示意亚瑟坐下,自己也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亚瑟身旁:“情况是这样,原先那位新就职的克劳迪娅?瑟伯切尔少校受王命去了塞拉摩,副官处出了一个空缺。我们也是昨天下午才接到的你得调令。不过您来了,副官处的工作一定能更好的开展了。”
  
      “这不敢当,副官处的军官一向是王国里的精英。”亚瑟笑着谦让。
  
      两人一阵寒暄。德文接着说道:“副官处白天是两人值班,今天您和泽尔迪格一组,他还没来,您现在这休息一会儿,我去让人端两杯咖啡过来。”
  
      “不用这么客气,副官长。”亚瑟连忙谦辞道。
  
      “哎,”德文摆摆手,“您坐在这,好久没跟见过您了。”说着,德文按了桌子上的电铃。一名卫兵走进来,领命而去。
  
      两人继续聊天,不一会儿泽尔迪格也到了办公室。泽尔进门一看到穿着白色海军军服的亚瑟,顿时愣在了那里。
  
      “泽尔,”德文起身向泽尔介绍起亚瑟,“这位就是北郡瑞克领领主亚瑟?艾斯特尔伯爵,你应该认识。他这几天从参谋部暂调副官处负责瑟伯切尔少校的工作。今天你和他一组,亚瑟少校最近才从海军调回王庭,你要多帮帮他。”
  
      “是,长官。”泽尔反应过来,转身向亚瑟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亚瑟立正回礼,两人相互介绍之后,德文接着对亚瑟说道:“好,工作就是我跟您介绍的,您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泽尔说,我就先走了。”送走了德文,亚瑟便跟泽尔迪格聊了起来。两人年纪相当,而且亚瑟的身份尊贵,不仅是暴风王国传统的高级贵族,更是一位年轻有为,为数不多的在海军服役的高阶圣骑士,泽尔很愿意和亚瑟攀谈。
  
      从泽尔口中,亚瑟逐渐在脑海里还原了这位名叫克劳迪娅的少女形象。年轻有为,美丽大方。更重要的是,这位貌美的少女还未婚配,这些足以让泽尔这些年轻的王国军官们为之倾倒。
  
      两人正聊着,连接着国王书房的电铃突然响了起来。这时,泽尔有些面露怯色的看着亚瑟,有些扭捏的说道:“呃,长官,很失礼,您能去陛下的办公室看看吗?”
  
      亚瑟眯了眯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泽尔。
  
      “我,我比较害怕陛下。。。。。。”泽尔惭愧的低下了头。
  
      亚瑟一笑,点了点头。想来也应该去跟国王报个道,于是亚瑟起身拿着国王的行程表去了国王的书房。书房里,瓦里安国王正在处理着文件,听见门响,瓦里安国王随口说道:“进来。”
  
      得到允许,亚瑟推门走进了书房,不待亚瑟开口请安,瓦里安率先问道:“有克劳迪娅的消息嘛?”
  
      亚瑟一怔,问道:“陛下,您说的是那位瑟伯切尔少校嘛?”
  
      瓦里安头一抬,满是疑惑:“是你啊,艾斯特尔伯爵。”
  
      “是的陛下,是我。”
  
      “你怎么来了?”
  
      亚瑟愣在那里:“呃。。。。。。不是您发的调令,让我最近一段时间来副官处接替那位瑟伯切尔少校的工作?”
  
      瓦里安挠了挠头,:“哪一份调令?我怎么不知道?”
  
      亚瑟摸了摸鼻尖,悻悻的说道:“是昨天签发的。”
  
      “我不记得给你发过什么调令呀。”说着,瓦里安翻起了自己的笔记本。
  
      好一会儿,瓦里安才抬头看了一眼亚瑟:“命令发错了。我本来是签发给参谋部让你保障克劳迪娅外出期间的薪资待遇的,是我写错了。”
  
      亚瑟顿时无言以对,傻傻的站在了原地。
  
      瓦里安合上笔记,顺口说道:“算了,来了就来了。反正看你也顺眼,今天有什么安排?”
  
      “啊?哦。今天要会见一些洛丹伦来的贵族。”
  
      “那你去安排吧。”
  
      “是。”亚瑟点了点头,一脸疑惑的退了出去。
  
      我这就当副官了。
  
      副官亚瑟的日常(二)——调到副官处的两个星期之后
  
      静谧的夜色笼罩着暴风城,大街上早已没有了白日的熙熙攘攘,整座城市渐渐进入了夜晚的怀抱。暴风要塞的副官办公室里,我们的亚瑟?艾斯特尔伯爵,正坐在桌子前阅读着一本有关圣光与奥能法术联系的书籍,亚瑟伯爵百无聊赖的看着书,心儿却不知道早已跑向了何处。
  
      亚瑟借调副官处已经两个星期了,这是他经历的第x个夜班(对不起,不会算)。白天,国王陛下得到了那位瑟伯切尔女男爵安全抵达塞拉摩的消息。得到消息的国王陛下似乎高兴,一天都笑吟吟的,没有跟亚瑟安排什么工作,这让亚瑟感到十分高兴。可到了晚上,瓦里安国王似乎又批准了瑟伯切尔男爵的什么请求,然后一脸不高兴的让亚瑟留下值夜。
  
      随着王庭的人越来越少,茫茫的长夜逐渐降临了这寂静的房间。今天是周五,估计那些和自己年纪相仿的贵族公子,这时候早就和自己的情人在小树林里你侬我侬了吧,只有自己还在办公室里苦苦的熬夜。
  
      想到这,亚瑟起身打开了窗户。并没有熟悉的海风味道,亚瑟撇了撇嘴。真想去教堂广场和珍妮卡?霍兹曼小姐聊聊天,亚瑟叹了一口气,关上窗户坐在了床上。
  
      艾斯特尔是暴风王国里一个古老的贵族姓氏,早在暴风王国开国时,艾斯特尔家就追随乌瑞恩王室东征西讨,南剿北伐。从始祖布瑞登伯爵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位艾斯特尔战死在了这片伟大的土地上。
  
      远的不说,就三百多年前,阿瑞斯?乌瑞恩国王征讨古拉巴什巨魔时,当时的路易斯?艾斯特尔伯爵手持着传家宝,一柄受圣光祝福的大战锤——烈鈤,一招击碎了巨魔酋长阿苏曼的脑袋,这才奠定了暴风王国在南方的基业,也奠定了艾斯特尔家在暴风城的贵族地位。七十五年前,巴拉森国王讨伐豺狼人受困于赤脊山时,就是随队的卡尔?艾斯特尔伯爵拿着烈鈤击碎了豺狼人首领“尖牙”的脑袋,才拯救了全军将士的性命。
  
      可以说,每一代艾斯特尔伯爵,都将自己的忠诚献给了乌瑞恩王室。政治上的低调、中立,军事上的无比忠诚,让每一任乌瑞恩国王都颇为信赖艾斯特尔家。为了表彰艾斯特尔家的荣誉,那柄“烈鈤”现在就陈列在光明大教堂里,供市民瞻仰。
  
      先祖们的英雄事迹不仅在王室流传,也同样“激励”着亚瑟。按照父亲的安排,亚瑟成为了一名圣骑士。依靠着父辈的功绩,他十二岁就以贵族子弟的身份选入王家近卫军学院学习,可到了十六岁,这位年轻的圣骑士却毅然选择离开近卫军,前往王国海军服役。成为了暴风王国史上鲜有的圣骑士海军军官,这军官还是一位高级贵族。亚瑟的举动,让艾斯特尔家一时间成为了贵族们宴会上的谈资。
  
      亚瑟可不管这些,在他看来,与其去那早已被贵族熏染的近卫军,还不如去海军升迁的快。而且,那辽阔的大海,真的让人从心里豪气冲云。事实证明,在海军长达七年的服役,让这位从小受着贵族教育的公子见到了世界的另一种波澜壮阔。要不是最近父亲身体大不如从前,他也不会返回王庭任职。
  
      无聊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亚瑟决定去旁边的天台走走,可刚打开房门,就见到一个熟悉的魁梧身影,正站在他的门前。
  
      亚瑟先是一愣,随即屈身行礼:“陛下,您有什么吩咐吗?”
  
      瓦里安点点头,开口又止的说道:“不,没什么。”
  
      亚瑟悻悻的点了点头:“那我先退下了,陛下。”说着,亚瑟便迅速的溜到了一边。
  
      “呃,阿瑟,”瓦里安突然转身喊住亚瑟:,温和的说道:“能陪我去走走嘛?”
  
      这,这时候两个男人一起走走,亚瑟一下子呆在了原地。
  
      不,不。不是说陛下最近跟一位叫卡特拉娜的女伯爵走的很近?亚瑟在那胡思乱想着。可能觉得对方不十分方便,瓦里安轻咳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方便,那就算了。”
  
      “呃,没有陛下,”自觉失礼,亚瑟抱歉道:“我去拿上佩剑,这就随您出行。”
  
      “不是出行,是随便走走。”瓦里安笑着纠正。
  
      夜晚的花园里,瓦里安和亚瑟两人在一起慢慢的走着。瓦里安一边慢慢散步,一边跟亚瑟聊天;亚瑟紧握着腰间的佩剑,警惕的看着周围,小心翼翼的应答。
  
      看着亚瑟不自然的样子,瓦里安随口的问道:““我跟你有七年没见过面了吧?””
  
      “有七年了,陛下。”亚瑟点头应诺。
  
      “你去舰队的时候,你才十六岁。转眼间,你也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了。”瓦里安有些感概看着亚瑟。
  
      “这都是陛下的栽培。”亚瑟谦让道。
  
      “什么我的栽培。瓦里安摆了摆手,“你也学会那些贵族的阿谀奉承了。”
  
      亚瑟尴尬的挠了挠银色的头发,瓦里安接着说道:“我还记得你当时被送到近卫军学院的样子。胖胖的,十分迟钝,咱们一起上课学习,伯瓦尔他们经常欺负你,经常不带你一起玩耍,你就紧紧的跟着我。一眨眼十年了,那个迟钝的亚瑟,现在也是王国里年少有为的青年才俊了。”
  
      “还是蒙陛下栽培。”不管瓦里安有些不悦的挥手,亚瑟发自肺腑的说道:“臣小时候常受别人的欺负,陛下不仅不嫌弃臣,还经常私下鼓励臣奋发图强,臣当时想去海军服役,也是多亏了陛下的鼓舞,臣今天能在这里随王伴驾,这确是陛下的栽培。”
  
      “你还是真学会那些贵族的那一套,”瓦里安用力的在亚瑟身上砸了一拳。
  
      “臣不学不行呀。”亚瑟笑道。
  
      “在外面找到喜欢的人了吗?”瓦里安大步向前走着。
  
      “没有。”亚瑟回答的很干脆。
  
      “怎么,七年就没找到一个喜欢的?”瓦里安饶有兴趣的追问,“也是,你们不经常靠岸。不过你们每次靠岸,应该都会解决许多需求问题。就没找到一个?”
  
      “在这问题上我还是控制的住的。”亚瑟连忙答道
  
      瓦里安扑哧一笑,停下脚步看着亚瑟笑道:“那我就真怀疑你了。”
  
      “哎哟陛下,您就别调侃我了。”亚瑟也跟着笑了起来。
  
      “要不我给你做主,在贵族小姐里给你选一个?说想要什么样的?”瓦里安接着打趣。
  
      亚瑟也装作沉思的样子,说道:“我想要那种皮肤白的,腿长的,不还嘴的。”
  
      “你要求还不少,”瓦里安笑道:“是不是还要那种胸部大的。我看卡特拉娜女士你可以考虑,毕竟你喜欢诺娃那样的女孩子。”
  
      亚瑟嘿嘿一笑,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佯作不知的问道:“陛下,那位卡特拉娜女士是谁呀?”
  
      “你不知道?”瓦里安挑了挑眉。
  
      “我不知道。”亚瑟装作严肃起来。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回到王庭任职还不满一个月。”
  
      “好吧”“瓦里安意味深长的看了亚瑟一眼,说道:“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是奥特兰克王室分支普瑞斯托家族的后裔,她是上次大战后来到王国定居的。”
  
      瓦里安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风姿绰约,妩媚动人,见识卓远,美丽大方。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尤物。伯瓦尔几乎天天住在这位女伯爵府邸里。你竟然没见过她?”
  
      亚瑟摇摇头,真真的说道:“我回国后就一直在奥登多夫照顾父亲,还没拜访过王国的贵族。”
  
      “嗯。”瓦里安点了点头,两人继续朝前走去
  
      这时,亚瑟又佯作不知的问道:“照您这么说,这位女伯爵是许多王国贵族的座上客喽?”
  
      “是的,你没见过这位女伯爵,确实美丽诱人,而且有着过人的见识。”
  
      “但我听说,普瑞斯托家族已经绝嗣了。”亚瑟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瓦里安:“我在奎尔丹纳斯的时候,听过一个流言,说是当时在洛丹伦招摇过市的是普瑞斯托领主,其实是假冒的。那这位女伯爵是不是。。。。。。”
  
      “这不好说,”瓦里安摆了摆手,示意亚瑟不要再往下说:“我也怀疑过她,但军情七处的调查没什么疑点。她来到暴风城后很安分,都是用女人的方法四处结交贵族,没做过什么。不过,像她这样的女人,确实难得。”
  
      看着瓦里安回味的样子,亚瑟悄悄的问道:“您对她。。。。。。”
  
      “我只把她当做床上的对象。”瓦里安断然说道。
  
      “臣失礼了。”亚瑟急忙颔首
  
      “不过,我到是希望你能见见那位女士。”
  
      “谁?”
  
      “克劳迪娅。。。。。。”瓦里安喃喃的说道
  
      副官亚瑟的日常(三)——克劳迪娅前往塞拉摩的第十一天
  
      一大早,亚瑟就来到了办公室。送走昨晚值夜的雅克森上尉之后,亚瑟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过了一会儿,泽尔迪格也来到了办公室,亚瑟跟他打过招呼,便各自忙起各自的工作来。副官处的工作千丝万缕,却连接着王国的各个机构,虽然有时心里会埋怨几句,但干起工作,亚瑟还是一丝不苟的。
  
      副官处白天一般是两人值班,但两人具体负责的事务却不同。整理机要、处理机密,这是亚瑟这位高级军官才有权限接触的工作;安排会议、整理记录、接待来宾,这是泽尔这样的下级军官才负责的事务。泽尔上午去会客室接待贵族去了,今天觐见国王的贵族不多,但法师塔传来的报告却很多。这些文件大多来自于那位瑟伯切尔少校,由于的文件保密性,亚瑟需要亲自拆封,然后再整理递交给国王。
  
      刚刚处理完昨天从塞拉摩传来的简报,一阵紧凑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不等亚瑟接待,一名宫廷法师径直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法师喘着气,直接将一份文件递给了亚瑟。
  
      “长官,塞拉摩传来的特提、绝密军情。”
  
      亚瑟脸色一凛,迅速接过了文件。特提、绝密可是王国最紧急、最高机密、专由国王处理的文件。亚瑟接过文件仔细的查看起来:白色的信封被紧密的封着口,封口的印泥完整的帖在上面,没有污损。文件的封口寥寥写着几个字:绝密,特提,仅供国王阅读。
  
      里面应该是附魔用的铭文纸,应该是魔法影像,亚瑟大概猜到了文件的内容。他不敢怠慢,急忙记录下文件的编号、来源、密级,然后在文件领取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便拿着文件大步的朝会客厅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