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血色大明之末世中兴 > 第十三章 难中逃生

第十三章 难中逃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且说尤世禄亲自出迎援兵,见来的不是别人,却是自己一奶同胞的亲兄尤世威。这尤世禄共兄弟三人,长兄世功,次世威,世禄最幼。兄弟三人皆习武事,并以勇敢著称。
  尤世功在万历年间中武举人,后累官至总兵官,守沈阳城,一年前,后金军攻破沈阳,尤世功战死。尤世威同是武举出身,前不久,刚从游击任上拔擢为建昌营参将,此次带来的,就是建昌营的三千精兵。
  兄弟相见,自然欢喜异常。鞑靼骑兵见明军援军到来,早已走得不见踪影了。尤世威命所部就在尤世禄所立军营旁再立一大营,休整一夜,次日还师。
  当晚,布置好巡哨事宜,尤世威便将弟弟请到自己营中一叙兄弟之情。尤世禄要带李羡之同去,羡之道:“兄弟相聚,不便搅扰,兄长还是自去吧。”尤世禄道:“我二哥同我性子一样,也是个极好相与的人,你我既拜了兄弟,我们三个便都是兄弟了,如何这般生分。”说罢,不由分说拖着李羡之便走。李羡之只好应了,尤世禄才放了手,两个同行。
  到了尤世威大营,守着中军帐的亲兵原是尤家的家丁,自然是认识尤世禄的,忙让着他们进帐。尤世禄与他打了个诨,笑着大步跨了进去,李羡之跟在后面,有些蹑手蹑脚。
  方一进帐,尤世禄便将李羡之让到前面,向着兄长介绍道:“这位姓李名歆字羡之,也是咱乡里的人,是个文章举人,文武双全,极有胆识。”便将李羡之射杀山贼和鞑靼骑兵,以及两人相识结拜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尤世威听了,十分钦敬,道:“如此说来,这位李贤弟倒有熊帅的风采了。”李羡之听得明白,他所说的熊帅正是赫赫有名的辽东经略熊廷弼,连忙推谢道:“小弟粗鄙无才,岂敢比于名帅,将军折煞我了。”
  尤世威并未接李羡之的话,而是自顾怅然道:“可惜阉宦专权,朝政不明,熊帅有功却陷于囹圄,满人之势日渐汹汹而无人可用,家国大事,江河日下矣!”说着,不由得捶胸顿足起来。
  倒是尤世禄看得开些,说道:“我等是武将,国家有难,自当捐躯报国,效命疆场而已。朝廷大事,我们插不得手,多想无益,徒增烦恼。”
  尤世威听了,哈哈一笑道:“定宇所言不差,今日兄弟相见,本是喜事,不该提这些烦心的事,搅了兴致。”说罢,命看座上茶。
  不一刻,几名军士又搬来两张条案,一左一右放在帐中,条案后又各添了一张胡床。摆放整齐后,尤世威让两人坐,又有军士上来沏了茶。又命置办饭食,军士们领命去了。
  尤世威道:“军中禁酒,权以茶代酒,我们同饮一杯。”三人共举茶碗,呷了一口。尤世威又道:“李贤弟既与我弟结拜,今后便同是兄弟了,只是不知阁下瞧得瞧不上我了?”
  李羡之忙起身拜道:“蒙兄长不嫌,小弟荣幸之至。”尤世威也忙离了座,将李羡之双手扶起,各自坐了。当晚,三人谈了半夜,先说了各自的前程,又谈了些家国的事,然后各自睡了。
  李羡之回到自己帐中,李如意、李喜儿两个早睡得死死的。李羡之躺在草铺上,想着而今天下的局势,越发觉得自己前途迷茫了。不知不觉,帐外传来更夫的梆子声,已是四更天了,这才昏昏睡了。
  次日天明,大军拔营,李羡之仍旧与尤氏兄弟向东同行。明军人多,鞑靼骑兵也不敢再来骚扰,晓行夜宿,一路无事,不日到古北口,就从此地入关。
  尤世威驻地墙子路距此不远,便径自回了。李羡之仍与尤世禄一道,与尤世威作别,西行返回京师。到了京师,尤世禄将兵马驻在城外,与李羡之入城,到兵部叙职,李羡之就在兵部衙门外候着。
  尤世禄见了兵部堂官,将黑山口战事经过呈报上去。堂官听了,又扫了眼战报,放在一边,道:“战报且先放着,过后我再与部里的几位大人商议商议,草个意见,一并上报皇上,左右有你一份功赏。”说着,端起茶杯,呷了口茶,把茶渣吐了回去,又道:“你先退下吧。”说完转身入内去了。
  尤世禄朝着空空的书案和太师椅磕了个头,退了出来。
  李羡之迎着,问怎么样。
  尤世禄苦笑着摇了摇头。
  李羡之自然知道这部院里的官僚作风,也不再问了。离了兵部,来到街上,眼前繁华依旧,尤世禄怆然道:“我倒没什么要紧,只是苦了随我出生入死的将士了。”
  李羡之趁机道:“小弟入京时,带了不少银子,花销过后,而今还余了百十两,不如拿来买些酒肉,回营犒赏一番。”
  尤世禄展颜笑道:“贤弟此意甚妙,只是要破费了。”
  李羡之道:“总归是同生共死过的,也算是生死的交情了,些许银两,何足道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