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血色大明之末世中兴 > 第六章 学台驾到 下

第六章 学台驾到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且说李羡之借着准备饭食出门,顿觉轻松,阔步出府。
  看着李羡之走远,周学台笑道:“看这位师弟不过十六七岁,做事倒是练达得很,以此可见,老师所言非虚了?”
  金巡抚心知他话中有话,并不驳他,也笑道:“单是因此,你也太小看为师了。”说着,起身走到书案旁,拿起一卷写满字的文稿递与周学台,道:“这些都是羡之写的文章,且看一看。”
  周学台满腹狐疑,接过文稿,一页一页细细地看着,未看过半,一连声道:“好!好!好!如此独到之见解,数十年未有也。”
  原来李羡之的文章虽好,却也并非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因他多有了几百年的见识,将后世大家的为政、为学的思想写进了文章中,因此立意高远,才引得金巡抚推崇备至,周学台也感叹不已。
  却说周学台捧着李羡之的文章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愈发赞不绝口,将诸事皆忘之脑后了。
  金巡抚提醒道:“同僚们都在前厅候得久了,你且去见一见罢。”
  周学台这才如梦方醒,将手中文稿放下,向着老师作了个揖道:“有劳恩师提醒,学生去了。”出门便往前厅来见众官员,一一见礼毕,坐下饮茶闲谈起来。
  与此同时,李羡之与贺泰安早催着几个小厮赶着一辆大车从李府回了来,车上装满了精米、白面、猪、羊、鸡、鸭、鹅、鱼,以及新买的时鲜果蔬。
  两人将车赶进后院,唤着小厮们七手八脚的把车上的东西搬进了伙房,厨子们立时忙了起来。
  李羡之又叫人将果子洗了,装了七八个盘子,送到偏厅给众位大人佐茶。自己又挑着又大又鲜的果子装了一盘,亲自捧着,与贺泰安一同来见金巡抚。
  进了金巡抚书房,李羡之奉上果盘,劝老师用些。金巡抚拣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鲜桃吃了,又吃了杯茶,将周学台甚是欣赏李羡之的文章的事说了。李羡之自谦了一番,三人又说了些闲话。
  许久,管事的来报伙房已将酒菜备齐,请巡抚大人吩咐。金巡抚道:“今日是周学台做东,你去报与他知道,由他区处。”管事的领命走了。
  不多时,周学台又走了来,进门便道:“学生冒昧,不敢拂了众同僚的好意,借了老师的宝地做东,特来请老师赏光出席。”
  金巡抚推辞不肯。周学台又道:“老师乃是这一方的父母,若不到场,学生等万万不敢开席。”说着,深深拜了下去。
  金巡抚见状,只好允了:“你且先去,我稍后更了衣便来。”说完,便往后去了。周学台又请李羡之、贺泰安二人一同赴宴。
  贺泰安道:“大人所请俱是朝廷命官,在下身无半寸功名,岂敢叨扰。”李羡之亦推辞不肯。
  周学台见二人如此,便也不再说话,转身走了。
  二人目送着周学台离去,贺泰安道:“你还是应当去的,莫负了金大人一番美意。”
  李羡之笑笑道:“我生就一副笨嘴拙舌,官家的事应付不来,去了也是惹人厌烦,还是不去的好。”
  贺泰安笑着提议道:“既然如此,你我待在此处多有不便,不如屈尊到敝处,吃上几杯酒。”
  李羡之听了,觉得有理,便道:“如此,有劳先生了。”说着,二人出了门。
  李羡之又自袖里掏了几分碎银子赏了庆安,道:“将杯盘收了,跟我们走罢。”
  庆安得了银子,应了一声,一溜烟跑进屋中,七手八脚的收拾起来了。
  贺泰安笑着喊了一声:“我们先去,你拾掇完了,把果子送到我屋里来。”
  庆安大声应道:“小的记下了。”二人笑着走了。
  贺泰安引着李羡之进了第三进院子,沿着回廊向西,穿过一个角门,进了一处小院,院子正北三间瓦屋,屋前种着一株石榴树,在斜阳下投下长长的影子。
  贺泰安指着东边的一间房子道:“这间是我住的。其余两间是和我一样在幕中的马先生、袁先生住的。如今马先生辞了差,袁先生回乡探亲去了,落得院中清净。”
  李羡之进了门,一眼见正对着一张书案,上面放着文房用具,后墙挂着几幅字画;西侧靠墙放两把椅子,中间一张茶几;东侧也是靠墙,放一张罗汉榻,榻上又有一张小方桌。满眼看去,房屋虽小,却不促狭,倒也别有洞天。
  贺泰安一边让着李羡之坐,一边道:“这屋子我也不常住,只是在衙门事务繁忙回不得家时才权在此住一晚。”说着,从屋角的一个小木箱里拎出两个酱色的粗瓷坛子,笑道:“没甚么预备的,只有这两坛老酒,胡乱吃了它罢。”
  李羡之道:“这已是叨扰了。”
  贺泰安将酒坛放在罗汉榻上的小桌上,又拿出两个白瓷小碗,让着李羡之坐了。
  方斟上酒,庆安便撞进门来,把那盘果子放在桌上,喘着气道:“小的手脚拙笨,让李公子、贺先生久等了。”
  贺泰安道:“不妨事,来的正好。”又从袖中掏出一块大约二两的银錁子递与庆安:“再烦你到左近店铺买些下酒的菜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