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血色大明之末世中兴 > 第二章 十年寒窗

第二章 十年寒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且说杨秀才应了李明善之募,当晚,酒足饭饱之后就在客房中歇宿了。
  李明善在二进院子中选了一间大厢房令杨秀才居住,并令府中下人连夜布置停当。次日一早,杨秀才起来梳洗完了,李明善便引着他去看。
  方一进门,见其中十分宽大,分做三间小房,用雕花木屏风隔开。正中便是客厅,摆着一圈茶几、太师椅。
  进入房间里,绕过右手边的屏风便是书房,一张宽大的书画案上放着文房四宝、笔洗、笔架、镇尺等物,案后有一张黄花梨圈椅,靠墙立着一个放满各样书册的大书架,墙上开一扇小轩窗,窗外杂植竹、木、花卉,轩窗下放一张罗汉榻,又有素琴、棋桌、茶台、香炉,一应俱全。左边屏风后乃是卧房,一张小圆桌,四个鼓形木凳,一张黄梨睡榻上帐幔铺陈免不了是绫罗锦缎。
  杨秀才四处细细的看了,不禁喜上眉头,拱手言道:“老员外如此用心,让老朽怎生心安?”
  李明善笑道:“还请老先生尽心。”
  杨秀才亦笑道:“敢不如此?”说毕,二人皆笑。
  不多时,两个丫鬟端来早饭。一碗炖鸽雏,一碗烂猪蹄儿,一盘五个大鲜肉包,三五样爽口小菜,还有一碗烧的烂糊的大米粥,里面少不得放了些饴糖、红枣、银耳、栗子仁儿。
  两个丫鬟把吃食放在卧房的小圆桌上便出去了。李明善道:“塞外之地,没什么时兴菜蔬,还请老先生将就着。”
  杨秀才此时腹中正空,见了这满桌的吃食,早已馋虫涌动,但面色依旧斯文,道:“老员外言重了,这已是极好的了。”
  李明善告辞走了。杨秀才立时坐下来,捧起粥碗咂了一口,顿觉滑腻清甜,甚是好吃,又拿起一个肉包,咬一口,软糯鲜香,汁水四溢,沾到了胡须上,竟也顾不得擦了,三口并作两口将一个大肉包儿吞了进去。但见碗筷翻飞之间,满桌吃食被吃个罄净。杨秀才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望着剩下的半碗粥,似有些意犹未尽。
  吃罢了饭,丫鬟又来收了碗筷杯盘,又奉上香茶,杨秀才呷了一口,觉得唇齿余香,妙不可言,又一连吃了三盅才算尽兴。
  吃完了茶,方坐一坐,忽觉腹中结了气一般,一阵阵顶的难受,遂起身踱至院中,来回走了许久,仍不见好,又回房中在罗汉榻上趴着,约一炷香的功夫,小腹又绞痛起来,忙起身奔至东厕中,慌慌乱乱的拉出一大泡屎,方才好了。
  出了东厕,杨秀才觉得肚子一点不疼了,不禁哑然失笑,暗暗想道:“这不争气的肚子,装了那多诗赋文章也不见怎的,盛这一点好吃食倒平白闹将起来。”回到房中,又唤丫鬟端水盆来,净了手,吩咐请小公子来习字。
  丫鬟应了,又端了水盆自去了。不多时,便引着保儿便到。杨秀才起身迎着。
  保儿进屋时,因门槛太高绊了脚,大大的摔了一个跤,扑在杨秀才脚下,顺势便磕了个头道:“学生拜过老师。”惹得杨秀才大笑起来,脸拧的活像个大肉包。他将保儿抱了起来,放在书案后的圈椅上。然后自书架上取下一册书来。李保儿搭眼一看,是一本《三字经》。这书他早已是读过了的,不过他此时的身份是一个尚未开蒙的孩童,如表现得太过聪慧,无师自通,那岂不要举世皆惊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杨秀才摊开书本开始教他识字了。杨秀才念一句,李保儿便跟着念一句。念了约一个时辰,已至中午,丫鬟们又端上午饭来,比之早饭更是丰盛,鸡、鸭、鱼、肉样样俱全。杨秀才收了书用饭,但他此时胃口不佳,拣着样儿的尝了尝,均感油腻,惟有一尾蒸鲤鱼肥嫩嫩的还算清淡,吃了半尾。
  李保儿也由丫鬟伺候着与杨秀才同桌吃了。饭罢,丫鬟自去收拾。杨秀才略感倦乏,便往雅斋去了,焚上香,躺在罗汉榻上小憩。李保儿一个人百无聊赖,便趴在书案上又读起那本《三字经》来。这书他虽读过,却未能成诵。于是趁着这闲工夫默记起来,不多时,便将杨秀才教的那一段记熟了。
  过午时分,杨秀才起了,考他,竟然背了出来,甚是惊异,仍旧教他念。念到未末交申时分,肚儿里又饿的咕咕叫起来。有道是事随心中想,丫鬟十分解人意的端上果品点心,又冲了一壶酽茶,与他垫饥。
  杨秀才坐馆多年,如何遇上过这般尽心的东家,自然倾心教书。老师尽心教,学生用心学,不到半年,李保儿便把这“三、百、千”学的滚瓜烂熟,然后便是《孝经》、《大学》、《中庸》,又约半年,也学的熟了,这期间,他还兼着读了读《琼林》、《增广贤文》两部。“孝、学、庸”之后,就要学《论语》、《孟子》了,这两部较之前所学稍难一些,不过李保儿“天资”甚高,倒也不甚吃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